首页 新闻 【聚焦艺术市场收藏指南】——最具收藏价值艺术大家罗耀泉专题报道

【聚焦艺术市场收藏指南】——最具收藏价值艺术大家罗耀泉专题报道

  罗耀泉,号青莲路人,1939年5月出生于广东省兴宁市。曾是我国现代、当代著名版画大师罗映球先生的得意门生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国家特级书法师。曾经荣获:“一代宗师”、“东方文艺泰斗”、“当代文艺大师”、“十大殿堂级艺术家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现任中国文学艺术联合会(世界名人艺术研究协会)副主席、中国国际画院副院长、同挥书法研究院院长等。

主要书法作品有:隶书《三国演义》(70万字8400米)篆书《孙子兵法》、《论语》、行草书《聊斋志异》(60万字5000米)等。经70年6个阶段的探索,终于成地首创出“中国吉祥书法”。领导认为它成为书法史上的里碑,成为当今文化“自信”中的一个大大的亮点。

罗耀泉的“吉祥书法”曾成功地举办多次个人专场展。主要的书法专著有:《左右手书法-毛泽东诗词》、《中国传奇人物罗耀泉作品集》、《左右手书法学》、《罗耀泉双手同挥书法集》、《罗耀泉个人精品集》等十多部。

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100周年,学习党史,学习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的一点体会——留取丹青我自知

罗耀泉

今年的“七一”是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100周年的大喜日子。这一天的八时正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隆重的纪念大会。纪念大会最重要的内容有两个:一是习主席为获“七一”勋章的29位党的优秀儿女七一勋章的获得者,向他们一一戴上“七一”勋章

——这是何等的光荣,何等的自豪。这是习主席,这是中国共产党为全党9000多万党员树立的光辉榜样,这是中国共产党为14亿中国人民树起的29座丰碑!

这其中的意义及重大作用是无尽的,永恒的。

纪念大会的另一重大内容就是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。讲话的内容丰富多采,实实在在,鼓舞人心,激励斗志,精美、精采的话语,博得一次次的掌声,牢记心中,难于忘怀。

尤让我难忘,尤让我反复思量的问题是:我,为什么要入党,为什么要不遗余力地、百折不尧地努力创造条件加入中国共产党?我曾反复地问自己。

当组织批准我入党的那一刻,我哭了,流下了幸福的热泪。

我八十岁了才入党,许多人是不理解的。因为这个年龄既不可能升职,更无可能赚钱——认为这样的年纪应该什么都看“化了”。

是的,这样的年纪什么都要“淡了,化了”,但我认为唯独“党在我心中”永远不能淡,不能化!

有个离休的老革命,今年近90岁了,他知道我入党的消息后十分兴奋,对我的行为给予充分的肯定,给予由衷的赞扬。认为值得学习。

我从事党的教育工作37年。这37年的工作我是认真的,无愧的。我从小喜欢书法,绘画,退休后“重操旧业”,经过虚心学习,不懈努力,获得了许多奖项。尤其是经70年6个阶段的探索首创了中国吉祥书法。得到了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,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的充分肯定,认为是文化自信中一个大大的“亮点”,认为是当今文化建设的一个“里程碑”。这对我是一个莫大的激励与鼓舞。我的吉祥书法现已发展成“一文三书”的新的书法样式。这是一种创造,一种发明。有媒体评论说:这种书法形式“惊天地,泣鬼神,前无古人,后难来者。”

恩师罗映球为“丹青”奋斗了一辈子,在他的晚年他对自己的一辈子作了充分的肯定,他说“留得丹青我自知”。他以此自勉以此自慰。他知道与他齐名的战友黎雄才、关山月仙逝的消息后,说:“我要多作几幅作品留在人间”。这就是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的精神。我要向恩师学习。

我这样的年纪还能做什么呢?还能为党做些什么呢?

多创作几幅“一文三书”的书法作品吧。 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值得提倡的“一种新的书法样式”

——给李克强总理的一封信

罗耀泉

尊敬的李总理:

您好!您日理万机,是个大忙人。本不该给您添麻烦,但我觉得我提出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,一定要让您知道,只有您了解了,“一种新的书法样式”才能最终得到提倡!

我说的“一种新的书法样式”是什么呢?

就是我首创的“一文三书”。

何谓“一文三书”呢?就是在一幅书法作品中书写的内容是相同的“一文”,但写了三次。先是右手即传统的写法;接着是用左手写反字,即非传统的写法,再接着是用双手同挥的写法。在一幅书法作品中同时可以欣赏到作者的三种书法,这无疑给观者更多的艺术享受。

三种书法可以对照着看,即可看到作者左手写反字的基本功与熟练程度,与右手的基本功与熟练程度毫不逊色。令人惊叹。而最精彩的部分是“双手同挥”。

精彩在哪?精彩在相同的一个字,一左一右,一正一反,一阴一阳,两两相对,相得益彰,为此就构成了“千金难买的对称美”!

中国的汉字本身是一种艺术,博大精深。现经作者“同挥”后就把汉字的美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!所以,有媒体评论说:这种新的书法样式,真是“惊天地、泣鬼神,前无古人,后难来者”。原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认为,这是习主席提出的文化自信中一个大大的“亮点”。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亦给予很高的评价,认为是当今文化建设的一个“里程碑”。

这种新的书法样式已经得到业界同仁及广大观众的普遍认可。为了让李总理及有关领导有一个直观的了解,有一个感性的认识,今天,我特地寄出几幅不同规格的“一文三书”书法作品供大家批评指正。谢谢。

罗耀泉

2021年8月10日

另,我还有话要和李克强总理说:

党和政府的文艺政策是促进我国文化事业发展的关键。现在的政策是不成的,甚至有些荒谬。例如,有一次通知我收快递。原来是北京某单位给我寄来的荣誉证书,要收我880元。连快递员都很奇怪,问我:“你得奖了,怎么反而要出钱?”

请问总理:这合情理吗?

我说:“不要”。主办方便通知快递员,减少280元,还向快递员说了些收与否利害关系的话,最后我还是给了600元,将荣誉证书收下了。

这是一个生动的坑老人的典型事例。

我曾参加各种文化活动,得到许多的“金奖”荣誉,有许多的奖杯,证书。这从表面看似很风光,而从实际看没什么意义。因为那些奖杯、证书都要作者出钱“买”的。难道我的“本事”是用钱买来的吗?这对艺术家是不是莫大的讽刺与贬低?可怜啊,今天的艺术家!

记得巴金时代,巴金主动提出不要政府发工资,不要政府分房。巴金吃饭、日用、住房全凭自己出书的稿费!巴金如果在今天,他肯定没房住,没饭吃,将沦为乞丐!

因为要“买”奖杯、证书,搞得我很穷很穷!我盼望着有哪么一天能改变现状,让我不但有虚名,更有实惠,不再是个穷光蛋!

又及  2021年8月11日
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